光端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光端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受助不感恩案受助人出面解释将撤诉

发布时间:2020-06-30 19:45:12 阅读: 来源:光端机厂家

首例受助不感恩案今日万州开庭

资助人称,如果受助人出面解释将撤诉;受助人说,等我有钱后会将善款一一归还

家住万州区的北大研究生段霖夏,得到多人资助后悄然退学,资助人愤然将其告上法庭。今日上午,该案在万州区法院开庭审理。由于涉及比较敏感的“捐资助学”话题,加之此案在全国属首例,该案的审理受到各界广泛关注。

退学创业依然接捐款

段霖夏,今年28岁,万州人。四年前,他考上研究生,为筹学费上街当力哥。媒体报道后,社会各界数万元捐款让段霖夏顺利入读北大,其中包括在万州做玻璃生意的李富华所捐2000元。

此后,李富华与段霖夏结下不解之缘,“我陆续给他4万多元。但他不把我资助的钱用在学习上,却拿去干其他的事。”

原来,段霖夏入读北大一年之后,拿着善款退学创业,声称要搞一番大事业。段霖夏没有把这个决定告诉资助者,就悄悄离开北大,回到重庆,用退学所得的2万元学费,到高新区开办了一家科技公司,赚了一些钱后买了一套住房。

此时,李富华并不知道段霖夏已退学,还在继续资助他。2005年2月26日,段霖夏退学半年后,李富华将2.4万元存进段霖夏的银行卡,“他说学费差很大一笔,我毫不犹豫地给他了。前后加起来总共有4万多,但他真正用于读书的不到1万元。”李富华展示了到银行查询的单据。

捐助人感到受骗起诉

今年2月,由于很久没有段的消息,李富华主动联系,发现段的电话停机。

5月23日,李富华的门市厂房仓库被谭某带来的人强拆,他认为段霖夏在北京,认识的朋友多,看他能不能帮忙出点主意,却多方联系也没能找到段。李富华辗转找到北大软件学院,得知段霖夏早已不在校读书,且与学校失去联系。4年时间,段的研究生课程十二门,只修完了其中一门,五年学时,最后一年已不可能学完剩下的十一门课程。

7月底,李富华发现段已失踪,感觉受骗的李富华欲索善款,便将段霖夏告到万州区法院,索要4万余元爱心善款。

李富华说,自己打官司的目的“一要让不厚道的受助者得到教训,二是提醒那些奉献爱心的人行善时要谨慎。”李富华称,这么多年了,段霖夏一直都在欺骗他,退学了仍索要“学费”。“中途没有读书了,也应该给我说一声。”李富华说,自己的家人之前根本不知道他拿了这么多钱给段霖夏。

{{分页}}

受助人出面解释将撤诉

昨天,李富华的想法出现变化。

李富华希望一直避而不见的段霖夏能够出现,而不只是段霖夏聘请的律师出现在法庭。“只要小段能够站出来解释一下,这捐款不管是怎么回事,我都愿意撤诉,不再追究。”李富华告诉记者,自己已很疲惫,不想再耗下去,结果如何已不重要。

“我已不想再继续打这场官司了,也不想和小段在法庭上见面。小段如果有什么苦衷或者困难,完全可直截了当地和我谈谈,没有必要避而不见啊。”

“你还会继续资助困难学生吗?”记者问。

李富华说,他现在依旧在资助困难学生,“如果法院将善款判给我,我会把钱再捐赠出去。”

捐出去的钱能否拿得回

昨日,李富华的代理律师高精忠和段霖夏的代理律师段茂兵都表示,此案的关键在于,赠与合同是否成立――捐款行为存在,捐款人当初在捐款时是否和受助人订立了形式上的约定,或者有旁人在场佐证的定论。

段茂兵认为,此案可能存在两大争论焦点:一是捐赠出去的善款是否可以要回来,二是段霖夏与李富华之间的有条件赠与合同关系是否存在。

高精忠表示,李富华当初捐款的目的是让段霖夏安心学习,好好读书完成学业,以回报社会。这也是李富华和段霖夏之间的一种约定,既然约定已经被“撕毁”,段霖夏就应该对此负责。

代理律师希望双方和解

段茂兵昨日下午称,段霖夏在这一事件上的确存在过错,“我希望双方能够相互体谅以和解告终。”

对于李富华“如果段霖夏出面解释可撤诉”的想法,段茂兵说,撤诉已不能解决问题了,孰是孰非只有到了法庭上才能分清,“段霖夏本人已明确表示不会出庭应诉,只有我和另外一名律师出庭。”

段茂兵告诉记者,段霖夏目前的状况很不好,就因为受捐被告一事,已将他推到一个风口浪尖上,一直受到精神的折磨和打击。“段霖夏目前住在主城区,已和我通过几次电话,最长的一次长达27分钟。”段茂兵说,段霖夏太年轻,做事没有什么分寸,“是一个讲话滔滔不绝、很想表达自己观点的人。”

记者提出当面采访段霖夏,段茂兵拒绝,并转达段的想法:结果对他已不再重要,以后还会再创业。就算现在失败了,以后还会有一番作为,不会像现在这样颓废,“等我有钱后会将好心人捐给自己的爱心款一一还回去。”

昨日下午,记者辗转找到段霖夏父母居住地――万州三峡骨科医院旁一幢居民楼,当记者打听段家时,很多居民都知道,“你找段老板啊,他在那个洗碗消毒厂的楼上。”记者很诧异,段父怎么成了老板呢?邻居称,段家和别人合伙搞了一个洗碗消毒企业,生意还可以。

段父在电话里称,段霖夏的婆婆还在捡垃圾维持生活,“我们不想再过多发表看法,只等法院的判决。”

哈尔滨防静电工作服定制

济南定做防静电工作服

黑龙江职业装订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