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端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光端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为何如此难今年银行业IPO迄今为止颗粒无收排队公司达20家(新闻)

发布时间:2021-11-18 00:50:14 阅读: 来源:光端机厂家

为何如此难?今年银行业IPO迄今为止颗粒无收排队公司达20家

原标题:为何如此难?今年银行业IPO迄今为止颗粒无收,排队公司已达20家,中小银行不能上市吗?

2020年疫情袭来不同寻常,对于银行IPO来说亦是如此。

截至6月9日,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相比于2019年银行相继8家实现上市的银行“IPO大年”,2020年将近过半,银行在IPO上不管是A股,还是H股居然“颗粒无收”,没有一家银行上市。中小银行方面,自2019年4月苏州银行过会后,再也没有中小银行IPO闯关成功。

“2019年以来相继发生包商银行、锦州银行等金融风险事件,监管更重视中小银行资产质量,”中信建投证券投资银行业务委员会董事总经理常亮对记者表示,加之少部分银行公司治理不健全以及银行整体估值较低等因素,使得中小银行IPO审核节奏趋缓。

今年5月,国务院金稳委表示,中小银行对服务实体经济和中小微企业具有重要意义,要加快中小银行充实资本金,相关部门应抓紧落实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补充资本的工作方案。

为此,业内人士呼吁,为响应上述国家战略支持性政策,建议证监会发行部加快推进资质良好、条件成熟、坚持自身定位、践行普惠金融的在审中小银行上市步伐。

今年银行IPO零增长

眼下银行IPO正处于冰封状态。

今年券商业有已过会的国联证券和在上交所上市的中泰证券,但是反观银行业,今年的IPO数量依旧是零。

有外媒引述市场消息人士指出,渤海银行申请在港上市9日获得批准,计划集资约20亿美元。“今年在疫情之下,A股银行上市方面确实没有突破,可能要看看下半年港股渤海银行和威海银行有没有新的进展,”一位长期关注银行上市的西部城商行董办负责人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

回溯以往,2016年银行开闸上市以来,2016年当年在A股上市的银行就达到8家,2017年和2018年有所回落,分别为1家和3家。

在监管层鼓励银行补充资本的环境下,2019年银行IPO再次提速,当年实现8家银行在A股上市,成为真正的银行“上市大年”,同时,2019年银行上市类型也较为丰富,包括国有大行、股份行以及还城商行和农商行等地方性银行。可以说过去4年来,银行IPO绵延不绝。

五大因素成银行上市“拦路虎”

券商中国记者通过多方采访,了解到今年中小银行IPO审核推进节奏放缓,可能主要包括中小银行资产质量和风险受关注、治理机制不健全等五个方面的原因。具体如下:

一是,中小银行资产质量和风险受到关注。

2019年以来,包商银行、锦州银行等中小银行先后发生了金融风险事件,也有部分中小银行面临着流动性困难。

“相关银行的风险事件也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所以从IPO审核角度,证监会更加关注中小银行的资产质量和风险情况,出于担心中小银行资产质量持续恶化等因素的考虑,对于银行的审核小心谨慎,要求在审银行结合相关问题作全面核查,”常亮表示。

二是,目前有少部分银行的公司治理机制不够健全。

通过媒体的报道质疑以及人民银行、银保监会的专项排查整治工作可以发现,有部分中小银行的主要股东通过关联交易,谋求控制主导银行经营,越权干预机构经营来服务自己的利益,把银行当作自己的“取款机”。监管层关注到这类问题后会更加审慎地问询并审核拟上市银行的公司治理是否规范。

三是,为实体经济服务是金融宗旨,银行让利中小微,审核进度相较于非金融企业较慢。

目前中央宏观政策反复强调要大力拓展小微企业直接融资渠道,为中小企业输血。在政策导向下,银行让利于实体经济和中小微企业,审核进度相较于非金融企业偏慢。

常亮认为,实际上银行通过IPO补充资本不断做大做强规模后,是能够通过信贷投放等业务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的,建议要更加注重市场机制和政策导向相权衡。

四是,从银行业整体上市情况看,国有大行及股份制银行等规模较大银行基本已经上市。

“从监管层的考量角度来看,在目前上市依然是稀缺资源的背景下,他们的审核重心会更加倾向于科创企业、高新制造业企业在科创板和创业板上市,”常亮说。

五是,目前银行业整体估值水平处于历史地位,已上市的银行市净率普遍低于1倍PB,银行股整体的股价低迷也是监管层审慎推进中小银行IPO审核的原因之一。

“今年因为疫情的复杂性,对经济影响也很复杂,对银行资产质量的影响尚无定论,对于银行A股和H股上市,都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中信建投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杨荣对记者表示。

杨荣认为,中小银行的盈利能力比较弱,疫情对中小微企业的影响是最大的,这些企业是中小银行的主要客户,因此对中小银行的冲击比较大,造成中小银行盈利的不确定性。尽管银保监会和央行采取了一些措施,但是中小银行的盈利能力短期内得不到体现。

港股银行IPO亦陷入停滞

香港H股市场正在迎接火热的中概股回归,但对于银行上市,今年H股银行IPO和A股一样,亦是陷入停滞。

尽管2019年H股银行IPO没有像A股那样热烈,但依然迎来了包括晋商银行和贵州银行两家城商行的上市。

在业内看来,与A股相比,H股的上市门槛较低、程序更为便捷、时间较快,不少地方银行都选择在H股上市。

今年1月以来,相继有新疆汇和银行、山东威海银行和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渤海银行提交申请招股书版本,但是至今未见有银行在H股顺利敲钟上市。

常亮认为,港股银行IPO也出现放缓主要有两方面原因:

首先,是宏观环境的原因。银行IPO速度放慢和疫情有很大的关系,受疫情影响,宏观经济下行压力明显,银行今年的经营和资产质量压力都比较大。受疫情影响,餐饮、住宿、房地产、文化娱乐等行业复工复产延迟,导致这些行业的中小企业不良资产上升相对较快,个人客户收入下降也会增加信用卡业务的违约,使得银行不良资产面临一系列压力。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上市的进度。

其次,是银行业整体的估值比较低。目前港股上市的银行平均市净率只有0.5倍PB,其中有不少在港股上市的银行PB长期在0.5倍以下,且日常流动性非常低。

呼吁重启中小银行IPO审核

中小银行作为扎根地方的金融机构,分支机构如毛细血管深入所在区域,与中小微企业发生着频繁的经济往来,对于支持地方实体经济和普惠金融有着重要意义。

今年5月4日,国务院金稳委以及国务院促进中小企业发展工作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召开,会议认为,中小银行对服务实体经济和中小微企业具有重要意义。有关部门已经制定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补充资本的工作方案,要抓紧落实。

5月27日,银保监会发布通知,保险资金投资银行二级资本债和永续债的可投资范围大幅放宽,有利于支持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优化资本结构。

在一系列政策背景下,有关券商投行人士也呼吁重启中小银行的IPO审核,以帮助中小银行拓宽资本补充渠道,更好服务实体经济。

“近期金稳委的几次会议都传递出了相关信息,支持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建立起持续的资本补充机制,”常亮表示,中小银行通过IPO上市能够有效地拓宽资本补充渠道,首先IPO能够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其次上市后发行可转债转股后可以继续补充核心一级资本,通过非公开发行也能够直接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就目前来看,大行和股份制银行资本充足率较高,城商行和农商行资本充足率相对较低,”杨荣表示,大行和股份行融资速度与规模远高于中小银行,中小银行的资本充足紧迫性较大。

他认为,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除了可以继续推进IPO审核,还可以发行永续债、优先股和定增等途径进行补充资本,这些需要政策的进一步鼓励和支持。

另一方面,常亮表示,与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不同,中小银行根植地方经济,主要侧重于服务区域实体经济,服务于城乡地区、中小微企业的发展。从行业发展的角度,目前区域性银行仍然有广阔的发展空间,通过上市能够有效地夯实资本实力,从而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例如,2016年就已经上市的常熟银行,在IPO上市、可转债发行并完成转股后补充了资本金,并大力拓展零售金融业务,形成了自己的发展特色,近年来发展迅速,资产质量优异,也得到了市场投资者的认可。

葫芦岛治疗包皮包茎医院排名

青岛治疗淋病多少钱

南宁男科医院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