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端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光端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揭秘瑞典辛德勒瓦伦堡曾救2万犹太人后来人间蒸发_[瓦罗兰#]

发布时间:2021-06-03 19:27:09 阅读: 来源:光端机厂家

相信不少人都看过1993年的好莱坞电影《辛德勒的名单》,剧中主角辛德勒的举动感动了银幕外的无数观众,可是你知道吗?在瑞典也曾经出过这么一位类似辛德勒的人物,他叫瓦伦堡,他曾救2万犹太人,但是不同于幸运的辛德勒,他的下场让人感到唏嘘不已。

1944年秋天,二战进入了后期,当一辆载满犹太人的火车正准备从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开往波兰奥斯威辛之时,一名年轻的瑞典外交官不顾纳粹士兵的鸣枪示警,拿着几叠瑞典证件爬上火车,将证件全部发给了车上的犹太人。

正是这些被称为“保护护照”(Schutz-Pass)的证件挽救了全车犹太人的性命。这位名叫劳尔·瓦伦堡(Raoul Wallenberg)的外交官当时只有31岁,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他成功救下了至少2万名匈牙利犹太人。

然而,正是这样一位被称为“瑞典辛德勒”的二战英雄在1945年1月17日、苏联红军进入布达佩斯之后,与司机在布达佩斯以东地区突然失踪,此后音信全无。71年后的2016年,瑞典政府正式认定瓦伦堡死亡。而他死亡的时间、原因、细节至今仍是个谜。

最初,苏联当局否认瓦伦堡被带到了苏联,声称他可能在苏军进攻布达佩斯之时丧生。1957年,苏联发表声明,证实瓦伦堡曾被关押在莫斯科的卢比扬卡监狱,即苏联克格勃总部所在地。声明称瓦伦堡在1947年7月17日死于心脏衰竭。

但瓦伦堡的家人并不接受这种说法,多年来一直要求苏联和俄罗斯当局提供相关证据和资料。然而他们最终拿到的都是被删减后的档案资料。

据《莫斯科时报》7月28日报道,周三,瓦伦堡的家人在莫斯科梅香斯基地方法院起诉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前身为克格勃),要求安全局提供与瓦伦堡相关的所有原始资料。

瓦伦堡的侄女迪普伊(Marie Dupuy)表示,“直到我们搞清楚瓦伦堡究竟经历了什么和为什么之前,我们会继续寻找答案”。

保护护照

出生于1912年的瓦伦堡来自一个显赫的家族。瓦伦堡家族被称为瑞典的无冕之王,在该国的经济中占据着非常重要的位置,至今仍能与美国的洛克菲勒和摩根等家族财团媲美。

在二战时期,不管是德国人、瑞典人还是斯大林,都知道瓦伦堡家族,这个家族从20世纪初开始就与苏联有贸易往来。

高中毕业服完兵役之后,瓦伦堡前往美国密歇根大学学习建筑。毕业后,他先后在现在的以色列、瑞典和匈牙利经商,并在此期间了解到了犹太人的遭遇。

1944年,美国设立了战时难民事务委员会以营救遭到纳粹迫害的欧洲犹太人。同年,作为中立国的瑞典同意战时难民事务委员会的要求,开始利用该国在布达佩斯的外交机构营救匈牙利犹太人。

1944年7月,瓦伦堡作为瑞典特使抵达匈牙利。在这之前,纳粹当局已经在两个月时间里将匈牙利的44万名犹太人驱逐出境,其中大部分被送到了奥斯威辛。

此时,匈牙利还剩下的犹太人都集中在布达佩斯。在瓦伦堡抵达布达佩斯之前,瑞典大使馆已经开始向犹太人发放一种特殊证件。这种证件虽然没有法律效应,但得到了匈牙利当局认可,可以被当做瑞典护照使用。

在上任后,瓦伦堡重新设计了证件,在证件上加盖了瑞典国旗、王室标志和官方印章,使其看上去更为正式。这就是保护了数万名犹太人的“保护护照”。

根据官方记录,瓦伦堡说服匈牙利当局,允许他发放5000份保护护照。但根据国际瓦伦堡基金会的统计,瓦伦堡实际发放的护照数量超过官方记录的三倍。

除了发放护照之外,瓦伦堡在布达佩斯各处购买、租借了数十所房屋,在屋外挂上瑞典国旗,显示此地属于瑞典使馆保护区。至少有1.5万名犹太人曾被送到这些安全屋,以躲避纳粹的抓捕。

为了更有效保护犹太人,瓦伦堡还动用他的家族财力买通了德国官员、设立了自己的间谍网以掌握布达佩斯警方和匈牙利法西斯政党的动向。据估计,瓦伦堡在布达佩斯任职期间成功救下了2万到10万名犹太人。

他的这些举动也引发了纳粹官员的不满。纳粹德国高官、被称为“死刑执行者”的艾希曼(Adolf Eichmann)曾在1944年秋天制造车祸,试图暗杀瓦伦堡。但事发时,瓦伦堡并不在车上,也因此逃过了一劫。

神秘消失和7号囚犯

1944年12月,苏军开始围攻布达佩斯;第二年1月,苏军占领了布达佩斯东部地区。

1945年1月17日,瓦伦堡和司机拉菲尔德(Vilmos Langfelder)驱车前往距离布达佩斯东部190公里的德布勒森。他原计划是去与匈牙利的过渡政府会谈,还有历史学家认为他打算与苏联红军见面,讨论犹太人安全屋的安保问题。

然而就在当天,瓦伦堡和司机一起消失,此后再没有人见过他们。

瓦伦堡消失后,苏联方面一直否认瓦伦堡在苏联、声称对他的下落一无所知。让瓦伦堡的家人和历史学家们费解的事情发生在1946年,当时瑞典驻苏联大使瑟德布洛姆(Staffan Soderblom)与斯大林进行过一次面谈。

斯大林特意为这次面谈留出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在面谈中,本应该询问瓦伦堡下落的瑟德布洛姆并没有提出任何质疑,而是称他认为瓦伦堡可能因为事故死在了布达佩斯,而苏联可能并不知情。

最终,这次原计划一个小时的面谈只用了5分钟就宣告结束。瓦伦堡的家人因此也对瑞典当局表示了不满,指责政府“都没有尝试通过交换俘虏,把瓦伦堡换回来”,而是直接“认为他死了”。

还有历史学家推断,斯大林最开始可能是想用瓦伦堡作为筹码,和瑞典商量贷款或者其他经济方面的交易。当他知道瑞典根本不需要瓦伦堡的时候,瓦伦堡就成了一颗“弃子”。

苏联最终在1957年发表声明称瓦伦堡于1947年7月17日死于心脏病。但研究此案的历史学家指出,苏联当局并没有对瓦伦堡进行尸检,而是直接将其火化。这也为瓦伦堡的真正死因打上了问号。

研究人员在2009年获得的卢比扬卡监狱1947年7月22日到23日的拷问记录显示,与瓦伦堡相关的囚犯——包括和他一同被捕的司机拉菲尔德、他的狱友,都在这两天接受了拷问,并在此后被单独关押了数年。

除此之外,研究人员还在档案中发现了一名“7号囚犯”,这名囚犯也在7月23日接受了拷问。克格勃的前档案管理人员认为,这名7号囚犯很有可能正是瓦伦堡。

由于俄罗斯联邦安全局拒绝向家属和研究人员提供关于7号囚犯的详细资料,至今也无法确认这位神秘的囚犯到底是谁。

2000年,俄罗斯调查委员会的高级官员雅科夫列夫(Alexander Yakovlev)在接受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采访时表示,“我们不再怀疑,瓦伦堡在卢比扬卡监狱遭到了枪决”。

2016年发表的前克格勃负责人谢罗夫(Ivan Serov)回忆录中也写道:“我不怀疑,瓦伦堡在1947年遭到了清算。”

但也有部分研究者怀疑瓦伦堡并没有死在卢比扬卡监狱,而是被转到了其他监狱。

芝加哥大学的教授马基宁(Marvin Makinen)1961年曾因间谍罪被关押在弗拉迪米尔监狱。他的狱友告诉他这所监狱关押过一个神秘的“VIP囚犯”,是瑞典人,有人称这个囚犯叫瓦伦堡。

至于苏联当时为何要抓捕瓦伦堡,大部分研究人员都推测,瓦伦堡可能被视为美国等西方国家的间谍。

目前很多国家都有纪念瓦伦堡功绩的纪念碑,他在美国、加拿大、匈牙利、澳大利亚和以色列还获得了“荣誉公民”称号。

以色列授予了瓦伦堡“国际义人”(Righteous Among the Nations)称号,这是对在大屠杀期间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拯救犹太人生命的非犹太人的最高殊荣。

工地彩钢围挡报价

潮州我想加工不渗透黑膏药空白膏药贴(膏药托)

塑料折叠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