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端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光端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广东南海冷链送出放心肉-【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2:16:56 阅读: 来源:光端机厂家

广东南海:冷链送出放心肉

【冷链物流产业网】深秋的广东凉意浓浓。晚上10:40,位于广东佛山市南海区罗村街道的中南批发市场灯火通明,当晚第一辆车身白底绿字,画着红色心形的冷链运输车,满载新鲜猪肉缓缓驶入。待车停稳后,市场管理人员逐一核对运输车冷链标识,检查司机随身带来的各种票证单据。“没什么问题。”“OK!”当着市场内肉档老板的面,管理人员“哗”地一声撕掉斜贴在车厢后门上的封条,利索地打开门。随后,肉档老板开始了忙碌的收货。

“现在,凡是运送猪肉进我们南海的市场,一定要用这种统一标识的冷链车。其他车运肉来,一律不让进。”市场副总经理邝巨明的话,道出了南海区悄然发生的变化:从7月16日开始,南海区强制执行鲜肉冷链配送相关规定,各肉联厂对生猪(牛、羊)肉品实施统一专车配送,不能再使用其他非专业车辆向市场运送肉品。

新政已施行百日。据调查,目前120辆冷链运输车已经相继到位,配送范围覆盖南海全区;市场上肉品供应充足,价格总体稳定,大家对新的配送方式和规定已逐渐适应。

在国家实施了生猪定点屠宰后,屠宰环节的猪肉品质基本都能保障了。但记者获悉,过去,猪肉从出厂到进市场的过程中,仍有太多不可控因素,大量的病死肉、注水肉,正是通过这个运输环节渗透进来的,这也是地下私宰屡禁不绝的根源所在。南海此举,旨在进一步管住运输环节,使得对猪肉的监管形成可延伸、可追溯的完整链条,真正给老百姓送出放心肉。

“只能用统一的车,那不是袒护跟政府关系好的企业吗?”“那些个体的、小型的运输户,往后靠什么谋生?”在获得老百姓认可的同时,南海此举也引起了一些屠宰户“涉嫌垄断”的质疑。对此,南海区市场监管局回应称,“政府的意图是不干预市场主体,而是规范市场行为。”企业、商户可自行购置符合条件的冷链专用车,或是委托有资质的第三方运输;不管是哪里的企业,符合条件的都可以来做。最关键的要求是:一定要纳入政府的统一监管。

管住车:所有肉,必须用符合标准的冷链车运

位于南海区东北部,与广州金沙洲一水之隔的里水镇,从去年8月开始就试点猪肉冷链运输。日前,记者来到该镇唯一的肉联厂——合谊肉联有限公司采访,只见全自动化设备的屠宰车间打扫得干干净净;一条蜿蜒曲折的常常轨道,连接了生猪进厂到检疫再到屠宰、清理继而成为肉品出厂的全过程;整个屠宰环节都实行视频监控。

紧挨着车间,设了一个小型的生猪批发市场。说是批发市场,其实只是让养殖场将生猪运进来,供批发商、零售摊档挑选的小小场地。“买家挑定了,直接在我们厂屠宰,宰完直接配送到市场。”厂长周杜强告诉记者,目前,厂里两条设备线,每天实际屠宰量1500-1800头,80%来自南海的144个养殖基地;每天出厂猪肉30-36万斤,基本都是销售到里水镇。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么多年,地下私宰的病死肉、注水肉屡禁不绝,一定是我们的监管流程存在漏洞。”里水镇副镇长邓元烈介绍,以往,这些猪肉都是批发商、零售商自行从社会上找车辆,运输到市场去销售。卫生保鲜条件差不说,还给病死肉、注水肉的流入打开了可乘之机。

据悉,目前,我国大部分地方,肉品从定点屠宰企业出厂到市场的配送,主要由肉贩自行组织车辆或聘请运输队运输。由于配送环节失控,肉品容易受到二次污染,存在卫生安全隐患。更有不法商贩,调换、偷盗肉品,导致市场上检查发现的大量问题肉无法追溯源头,问责难,危害肉品安全。

猪肉贩吴锐每天都在合谊肉联厂屠宰七八头猪,“那些开车仔,经常运到半路偷龙转凤,偷偷割几斤肉走,有时拿糟肉换掉我的好肉。他们要是往里面混进点来路不明的病死肉、注水肉,我更无从得知了;就算猜到,也没有办法,所有运肉的都这么干,几乎成了一个‘潜规则’。”

去年的几次调研,让南海区政府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副区长李晓佳表示,“全区原有14家屠宰机构,2010年整合为现在的7家,覆盖8个镇街。但调研发现,一方面很多肉联厂开工不足,另一方面市场上还有很多肉来源不清。这就说明,有一批进入市场销售的肉游离于监管之外,这样前端养殖、屠宰环节监管再严也是白费力气。”

据悉,今年4月29日,南海大沥镇就在广东省统一开展的“三打两建”活动中查获了一个50头规模的私宰场,私宰的肉大都是在半路流进市场的。“要让群众彻底吃上放心肉,监管链条要打造齐全,每一个环节都要过硬。”为此,南海区着力在配送环节堵住漏洞,“首先就要管住车”。

3个月后,里水试点经验被推广到南海全区。根据《南海区肉品统一配送实施方案》,所有定点屠宰企业必须用符合佛山市肉品运输车辆设计标准和经佛山市经济与信息化局审核通过的冷链专用车配送肉品,运输专用车需在车厢两侧喷印“佛山市肉品冷链运输专用车”字样以及企业名称和联系方式。车辆将统一编号、一车一号、专车专用,不得作运输肉品以外的用途。为保证肉品的新鲜,车厢温度保持在0℃—18℃。此外,车辆须配有消毒设施,每天至少消毒一次,并设有消毒记录。

为堵塞肉品运输过程中易被掺杂注水肉、病害肉等监管漏洞,每辆冷链运输车出厂时就贴上封条,到市场后当着买家面拆封;同时正在安装GPS监控设备,直接接入南海区智慧城市管理指挥(应急)中心系统,进行实时监控。“将来每一辆车从哪到哪,走了什么路线,我坐在办公室里一点鼠标,全能看到。”李晓佳说。

据初步测算,南海全区一年180万头左右的屠宰销售量,约需要冷链配送车100多辆;以每辆30万元左右,置换成本也就3000多万元。“花3000多万元,让老百姓吃上放心肉,这笔投入是值得的。”吴锐表示,自从用上冷链车运肉,再也不怕开车仔中途偷梁换柱了。

管住市场:除了冷链车,其他车运肉来一概不让进

所有猪肉,只能通过冷链车配送,意味着其他车运肉进市场,一概进不去。记者又到了位于里水镇下棠路的新天地肉菜市场,适逢肉档老板邓伟良正在清洁案板,接近中午,台面上的肉只剩一点猪肝和尾货了。

“搞了冷链配送以后,肉比以往好卖了,每天我都能提早半小时走,卖的量也比往常多了两三成。喏,今天不费力,又卖了500多斤。”邓伟良说。

这是为啥?正说着,一位阿嫂来买肉,见没什么好部位的了,直叹今天来晚了。“我是住在隔壁金沙洲的,虽然家门口就有菜市场,但还是搭公车来这里买。”她的话给出了答案:原来,听闻南海搞了冷链配送,猪肉品质令人放心,住在周边的一些广州居民,但凡是时间有的闲的,都舍近求远来这里买肉。

有72个猪肉档的新天地市场,是里水镇最早试点冷链配送的两个农贸市场之一,刚开始施行只准冷链车进入的时候,还遭受了不小的压力。“最初不准野鸡车送肉进来,还有少数档主反对,要找我们要说法,但大多数档主都是拥护的。可见那少数人是心怀鬼胎,新制度断了他们的财路。”市场经理何均洪坦言。

近一年来,冷链配送的好处渐渐得到了大家的认同。何均洪说,每一个档主的每一片猪肉,从出肉联厂开始,就有台账登记在案。账上,猪肉重量,客户是谁,运到那个市场,乃至生猪的编码、头数等等信息一应俱全。猪肉从一个人手上交到下一个人手上,都要同时登记台账,货不对板绝对不要。“完整的台账登记,为倒查提供了条件。对于那些来路正的猪肉,出了任何问题,一路追责,就知道它是哪个肉联厂宰的、谁运的、运输时走了哪条线路。谁搞了猫腻、谁的责任一查就清清楚楚,再不会像以前那样一团乱麻,除了问题就你推我我推他,谁也不认账。”

而来路不正的猪肉,板子就毫不冤枉地打在市场身上。“屠宰这块管住了,运输车也管住了,剩下就是市场的入口。今后在发现市场上有卖病死猪肉的,肯定是你市场把关不严,又把那些野鸡车偷偷放进来了。我就要问你市场的责。”南海区市场监管局常务副局长彭国祥说。

“现在肉的品质好了,卖肉佬的生意也好了。”何均洪说,全市场72个猪肉档,都是销售统一配送的猪肉,以前每档一天平均卖两头,过年过节最多多半头,现在一般每个档都能卖完三头。

并非垄断:不问车之所属,只要符合标准、列入监管

据统计,南海区约有30%的肉品是区外屠宰场供应的,其中佛山禅城区、顺德区是大户。《南海区肉品统一配送实施方案》规定,不论区内厂、区外厂屠宰的肉,非使用冷链车运输,均不得进入南海市场销售。《方案》一出,5月中旬,便有11名顺德屠户联名向佛山市相关部门反映,“方案并非以肉品质量作为标准,而是以配送方式作标准,不合理。”“因为冷链配送的限制,使得肉品无法再进入南海销售,不公平,有搞垄断之嫌”。

质疑南海搞垄断的,不光是区外的屠宰企业,还有很多丢了饭碗的运输车主和企业。对此,南海有关部门负责人澄清并非搞“垄断”。“我们不问车之所属,更不是把运输业务包给某个公司来做;只是要使运肉的车达到相关标准,同时纳入政府监管,从而实现肉品的全链条监控。”彭国祥举例说,“不管你是屠宰企业,还是搞运输的;不管你是区内的还是区外的,只要你购置了符合运输要求的配送车,并且在南海政府部门备案了,就可以运肉进南海卖。”

南海全区近300个市场,每天屠宰销售生猪6500头左右,据此测算,共需大约120辆冷链车,就可覆盖全区,目前已全部备案进场开始了日常配送,其中17辆是由区外企业或者个体商户自行配置的。

虽然从现有情况来看,配送猪肉的冷链车绝大多数由定点屠宰企业、即肉联厂投资购置,但政府并没有禁止批发商、零售商自配冷链车,或委托给有资质的运输企业的冷链车运输。“只要他们的车达到标准,并且列入监管,我们都允许。”彭国祥说。

“原来我自己从社会上找车运,每头猪运费要15块;现在找肉联厂用冷链车运,每头运费才10块钱。”吴锐笑着感慨,如果这是垄断,恐怕没人愿意做这种垄断生意吧。

尽管有一些杂音,但南海区推进冷链配送全链条监管是“铁了心“,如区长郑灿儒所说,要“打好这场民生仗”。佛山市政府也明确,这是全市未来监管的大方向。据南海有关部门介绍,肉品冷链统一配送是从7月1日开始实施的,之后的半个月是“劝导”阶段;半个月后,各部门联合开始对冷链配送采取强制执法措施,非列入监管的冷链车配送的肉品不得进入市场。

相关人员说以往

一、猪肉运输户

一位名叫张雄(化名)的生猪和鲜肉运输户告诉记者:“2008年5月他花了3万多元,购买了一台二手货车,一直从事生猪和鲜肉运输,每天运输生猪100多头。每天早上8点前,代肉贩从生猪批发市场把选购好的生猪运到肉联厂待宰,到第2天凌晨2点多钟再从肉联厂把已经屠宰好的猪边(猪的胴体)运到农贸市场,一来一回,每头猪的运输费在30元左右,一天单是运猪的收入就有1500元。”

记者:运输生猪和鲜肉只是很少的时间,除了运生猪,你的车还有没有运输其他的东西呢?

张:运输生猪和鲜肉的时间都在早上和凌晨,其他时间就承接其他的运输业务。

记者:都运些什么呢?

张:什么都运,废旧物品、垃圾、建筑材料……有时也运一些私宰猪肉,反正看请车运输的人的需要吧。

记者:运私宰肉?不怕处罚吗?

张:怕,但是由于运费高,运一头私宰猪肉能收80多元。

记者:私宰肉没有肉品检验证和检疫让证,能进入市场销售吗?

张:只能够通过调包,混在有证的猪肉里,混进市场。私宰的猪肉大多数都是猪贩买回来的生猪由于有病在运输途中死去,在肉联厂要没收,所以在运输的途中就直接运到私宰点,然后由他们屠宰后再请通过我们的车把病害肉混在从肉联厂出厂的合格猪肉中送到市场。每月我们混到市场的病死猪、私宰猪大概10多头。

二、猪肉货主

在南海区里水镇新天地市场一位姓苏的肉贩告诉记者:在实行统一配送之前都是请运输户运猪肉的,经常出现猪肉被偷、被换的情况。一头猪被偷去2到3斤肉是平常事,还有的是偷换猪杂,如大的猪杂换成小的猪杂,有时甚至被换包换成死猪的猪杂。

记者:你们没有意见吗?

苏:意见肯定有,但没用,我们也为这些事情经常跟他们吵,根本没用,一你没有证据,二整个市场运输猪肉都是由这帮人操控的。从去年八月实行统一配送后,这种现象再没有发生了。

三、执法人员

南海区市场执法大队的一位执法人员告诉记者:在实行肉品统一配送前,肉品运送环节比较混乱,增加了打击私屠滥宰增加了难度。今年4月,我们在大沥镇打掉了一个生猪私宰窝点,查获私宰生猪50多头,在查处这个案件的过程中,发现这些私宰的生猪大多数是残次猪和有病的猪,私宰后请运输户偷运到市场销售。这位执法人员向记者介绍:去年10月以来,南海区在开展打击私屠滥宰专项行动中,共查处生猪(牛、羊)私宰窝点10多个,其中在查处在运输途中搀入病害肉的调包行为的生猪(牛、羊)10多头。实行统一配送后,由于形成了对屠宰企业出厂的肉和进入市场的肉的运输方式的监管,堵塞过去一些不法肉贩中途调包,蒙混过关的漏洞。

专家说

只有冷链车才能进入市场送肉,有人认为,这似乎有垄断之嫌。特别是十八大以后,党中央和国务院也明确要“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继续简政放权”,南海此举,是否与中央精神背道而驰?

对此,广州市社科院高级研究员彭澎分析,要正确全面理解十八大“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精神。“简政放权、简化审批程序绝不代表放任自流,放松监管,其实质是变过去那种“严进宽管”(甚至“严进不管”)为“宽进严管”。即降低前端审批的门槛,防止权力成为卡住企业进入的拦路虎,给部门利益或个人寻租提供可乘之机;同时,将监管的重点转移到后期运行阶段,特别是问题多发的食品安全领域,不但监管不能放松,某些情况下可能还要加强。”

记者从南海区市场监管局了解到,对于冷链车是谁提供的,是属于区内还是区外的,并没有强制性的规定,只要冷链车在卫生、安全上符合相关的标准,同时列入政府的监管,不管是肉联厂的、个体运输户的还是肉贩的,都可“无障碍”进入配送环节。专家认为,南海此举,并非在前端提高门槛,而是重在后端日常运行中的监管,是符合当前改革方向的。当然,今后,南海区还必须督促有关部门,采取公开、公正、透明的手段,加强对猪肉配送环节的监管,防止冷链配送成为加诸在企业和经营户身上的另一重负担。

衡水西装订做

庆阳工服设计

崇左订制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