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端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光端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熊猫血守护者穿梭小南极百米冲刺取血浆

发布时间:2021-01-20 07:50:17 阅读: 来源:光端机厂家

■中心血站“小南极”存放着珍贵的“熊猫血”。

地球上自然温度最低的地方在南极,零下89.2℃。厦门也有一个“小南极”,温度达到零下79℃。这就是中心血站的冰柜,“小南极”保护的是“熊猫血”。

守护着这个“南极站”的,是中心血站供血科的7名工作人员。若到真正的南极,人至少有个慢慢适应的过程,但在这里没有,每一次入库取血,就得接受骤冷骤热的考验。南方人怕冷,但是冬天对他们来说比夏天更有“人情味”,因为工作时温差可以减少十几度。越是酷暑温差越大,越是一种挑战。

-20℃

徒手为“冰血”贴标,一天最多超千袋

林雪琴是中心血站供血科主任,1990年厦门血站正式建站,就在这里工作了,是血站的“元老”之一。

她说,一袋血采集后,先要送到供血科交接,再到成分科滤白和分浆,随后回到供血科进入待检库,等待血液检测结果报告。合格的贴上标签进入合格区,存疑的则要再次检验,仍不合格的将进行报废处理。

红细胞、冰冻血浆、机采血小板等每种血液成分都有自己唯一的标签,这是它们的“身份证”。标签上标有名称、容量、储存条件、有效期及血站名称、许可证号等内容。化验合格后,所有的标签都得手工贴上去。

“血浆拿出来的时候,都是-20℃以下,跟冰块一样,非常难贴。” 她说,多的时候他们每天要贴1000多袋,平均每天贴600多袋。贴标签得两人轮换着来,如果一个人贴一上午,手都会冻僵。

“不能戴手套,戴了手套不好操作。”林雪琴说,冻成冰块的血浆如果不小心摔到地上就裂了,“这些都是很珍贵的救命血,一袋都不能浪费。”

林雪琴说,因为常年在骤冷骤热的环境中“穿越”,她和几名工龄较长的同事都落下了职业病,每到阴雨天气,手指关节和膝盖便会酸痛。

-31℃

一个人冲进仓库去取血,一个人在外面接应

市中心血站现有库存最多的是O型血浆,包括新鲜血浆和普通血浆,有100多万毫升。供血科待检库有一间小屋,专门用来存放这些血浆,门口的液晶显示屏上亮着一个数字:-31℃。此时,记者用随身携带的温度计,测到的室外温度是35℃。

拉开一道看似普通的金属仓门,一阵看得见的刺骨寒气扑面而来。虽是大白天,但里面的光线十分昏暗。“麻烦开下灯。”记者忍不住提出要求,得到的回答是:“已经开了,灯都被霜遮住了。”

当眼睛适应了仓库里的光线后,记者看到,仓门上结了厚厚的一层冰霜,里面摆满货架。五层的货架上,小包的血浆被打包成一个个大包,所有架子上都挂满冰凌,有的长达10厘米。林雪琴说,这里的冰每隔两三个月都要定期请专人清扫,否则空间都会被冰霜占满。

“在仓库里面不能待太久,你一进去就会怀念外面温暖的世界啦。”她说,到仓库里取血浆,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挑战。为了减少出入仓库的次数并尽可能缩短时间,他们都是按需求做好计划,每次进去两个人配合,一个迅速冲进去拿,另一个则在外面接应,一趟过后两人轮流交替着进出。

为了避免工作人员冻伤,血站准备了两件军大衣。刚开始,大家进出血库都会穿上大衣,但时间久了,他们发现穿了大衣身体变得湿重,行动不利索,虽然可以保暖但取血浆却不方便。现在大家索性都直接冲进去,咬咬牙忍一会。

由于血浆有保存期限,因此每次进去都必须找到并取出最早放进去的先用。“冬天我们都穿羽绒服,温差没那么大,进进出出感觉稍好一点。最可怕的是夏天。”林雪琴说,夏天大家都穿着单衣单裤,进去一趟太煎熬了。

现在,只有清理冷库的工人才会穿棉大衣进去,他每次工作要两个小时左右,即使穿着棉大衣也受不了,干几分钟就得跑出来暖暖身子。

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跑跑斗地主

饭局狼人杀安卓版

魔龙诀BT安卓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