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端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光端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吴敬琏IPO原来搞糟了现在想改回来十分麻烦

发布时间:2020-10-17 01:02:09 阅读: 来源:光端机厂家

吴敬琏:IPO原来搞糟了 现在想改回来十分麻烦

经济学家吴敬琏  当发审委刚刚一个月未审IPO,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声音见诸报端,何况管理层也未曾宣布停发新股。然而随着时间逐步推移,事态变得越发严重:两个月,三个月,四个月; 600家,700家,800家。  排队公司叫苦,股民开始恐慌,PE退出无路,投行大量裁员。用证监会副主席姚刚的话讲,“现在排队发行企业数量太多,历史上从未有过。”更棘手的是,若放行IPO,本就脆弱的A股怕是会一泻千里;若不放,排队企业日夜累积,恐牵累PE、投行等芸芸众生。  穷则思变。为疏通IPO堰塞湖,市场各方纷纷出谋划策,又盛传证监会或将采取以下三条解决路径:引导企业转向债券市场和新三板融资、降低企业海外上市门槛以及对排队企业的财务情况开展专项检查。  此言一出,行动开始。2012年12月,管理层发文降低了企业境外上市的硬性门槛,为中小企业直接赴境外上市创造便利;转过年来,证监会又掀起“史上最严IPO打假”,一举开设15个工作组对排队企业进行核查——半个月不到,已有福建安溪铁观音、北京电旗通讯等8家公司终止审查,随即退出IPO申请。  如今“严打”开启,上市无期,面对融资需求与强力核查的双重压力,排队企业究竟会作何打算?IPO链条上的投资者有何感触?管理层、学界和其他投资者对IPO堰塞湖持何种见解?带着这样的问题,《英才》记者走访了等待IPO的官员、学者、企业负责人和投资机构负责人等共十余位,求解IPO堰塞湖。  学者、官员说:“证监会的改革方向是对的,但这些措施没有触及根本,也就是国企和民企的平等竞争问题。”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证监会改革还未触及根本  1月16日在“经济学人峰会”上,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即将做一个演讲,时间是13:05。  13点整,电梯门开启,郭树清在众人簇拥中走向会场,脸上没有太多表情。  “没有所谓的‘严打’,这只是要把真实的情况搞清楚,使信息更完整、更准确。证监会将持续、正规地监管,把这种检查和督促变成正常的工作。”  对《英才》记者说完这番话,郭树清推开会场大门——他的英文演讲即将开始,内容是中国股市。  四天前,在“2013(第四届)中国地产领袖年会”,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教授接受《英才》记者采访时对“郭氏新政”做出了评价:“证监会近来的改革方向是对的,严惩、强制分红都没错,但这些措施没有触及根本,也就是国企和民企的平等竞争问题。如果不是平等竞争,上市公司未来的盈利能力就说不清楚,而现在很多企业的盈利能力取决于政府给他的待遇,这不是一个正常市场应该出现的情况。证监会如果想让它的措施见效,就一定要触到基础。”  具体对于IPO改革的问题,吴敬琏则对《英才》记者说:“(IPO)这个事情,原来搞糟了,现在想改回来,结果拖久了变得非常麻烦。就其本身来讲,证监会必须要先保证信息如实、充分地披露,剩下的事情让投资者自己决定。”  不过,吴敬琏也表示,中国A股市场的改革“光靠证监会是不行的,还需要跟进其他方面的改革。”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要开放监管权限  IPO企业有多少并不是关键,关键在于其中有多少优质的公司。如果投资人就这么多,上市优质企业越多投资者投资收益率就越高,排队上市的企业并不代表进入保险箱,价值投资前提是公司有投资价值,即使企业排队了也要对它进行甄别,不好的就要坚决拿掉。  可显然证监会一家是做不好监管的,我们要开放监管权限,让整个市场都来发挥它的监督作用。在美国法律等机构如果发现上市公司存在造假问题,都可以提出起诉,从中获得高额回报。  另外,在美国、香港等成熟的资本市场,一旦股价过低,上市企业会自掏腰包进行回购,行情转好之后再注入资本市场中去,而据说几十万亿市值的A股仅回购90亿元,这是九牛一毛,就表明了这是没有投资价值的市场,而你还往里边乱扔,当然大家有意见了,市场下跌也在情理之中。  渣打银行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Steven Green:应该对这些公司严查  中国股市首先要解决的就是信息披露和诚信问题,从这个角度来说,确实应该对这些公司进行严查,毕竟很多人被虚假的财务数据所欺骗,而这个问题不解决,即便走发债的路线也没什么用。至于转到新三板,效果可能不会很显著。  证监会不具名的内部人士:达标企业应自由上市  中国国有大中型企业信用高,筹资成本低,从银行能够拿到6%或7%的贷款。但是大多数小企业很难拿到这种贷款,只能通过高利贷与信托来获取资金,许多资金的成本都在15%以上。企业愿意通过IPO筹资,是因为其成本低。从现金流的角度来看,就算是公司将所有的利润100%都分给股东,折换回来的资金成本也只有5%甚至3%。  中国的资本市场并不是一个自由的市场。资本市场应该为资金的需求方与提供方提供一个对接平台,现在在两者之间出现了一个管制。因为管制导致的排队实际上增加了IPO的资金成本。每一家企业会去比较IPO与其他形式下的融资成本问题。  2012年,美国的上市企业很少,不是因为美国证监会没批。而是因为企业去路演时发现价格很低,市盈率只有4倍或者5倍,最后主动放弃了IPO。个人认为未来只要是能够保证信息对称,披露合规,充分,准确,就应该容许达到一定标准的企业自由上市。让投资者根据真实的信息去自己选择。  北京市中关村科技园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廖国华:  不确定新三板能否分流排队企业  虽然新三板的发展态势很好,但我认为它更多的是作为多层次资本市场的一种尝试性安排,有其自己的功能地位。至于能否分流排队企业,还不好说。  排队企业说:“我们排了那么久的队,曙光在即了。”  主板排队公司首创置业:A股上市矢志不渝  “即便地产企业上市不易,我们也会持续努力在A股融资。”当被问及是否会继续排队,首创置业董事长刘晓光对《英才》记者做出了坚定表示。  其实,监管层暂停房企在A股IPO已有数年之久,但乍一听到松动消息,就有三家房企扑向A股,首创置业亦在此列——不料却加入了排队大军。如此矢志不渝地谋求A股融资,为何?  “原因有二,”刘晓光告诉《英才》记者:“其一,A股的市场大;其二,我们排了那么久的队,曙光在即了。”  根据首创置业的预期,2013年的投资额将达数百亿,其中包括北京丽泽金融商务区等大型项目,而若能从A股融资无疑将大大缓解紧张的资金需求。但如今上市前路不明,似乎也应该想点儿后招。  “我个人更注重股权性融资,如果这头不行,国外市场也可以考虑。”刘晓光坦言,“没有REITs(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等工具,国内的金融环境还有待改善。”

创业板排队公司中国木偶艺术剧院:多通道融资  在2006年就进行了转企改制的中国木偶艺术剧院,现在其年净利润达到1000万以上。但是作为一家文化性质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不得不面对一些现实的挑战。  “文化产业发展的一个困难就在于资金方面的压力,和许多工业企业相比,我们的营收相对较低,”中国木偶艺术剧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朋军对《英才》记者表示:“资金方面对公司的影响很大,其实是制约了公司的发展”。  “未来五年,中国木偶剧院在全国各省每年至少要开两家连锁店”,中国木偶艺术剧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赵永庄对《英才》记者表示。  据称,一家木偶剧院连锁店的投资回报周期一般是两年。根据2013年1月3日所显示的公开资料,中国木偶剧院还是处于创业板IPO的初审中。  “现阶段,这些投资的资金1/3来自我们自有资金,引进战略投资者,其余的来自银行贷款或申请政府扶助资金。”赵永庄表示,“上市只是一个渠道,并不是一个目的。哪条路对公司发展有好处,我们就走哪条路”。  投资机构说:“别让排队变死结。”  春华资本主席胡祖六越管越事与愿违  现在的IPO排队是一个被政府干预的现象。就像一个控制开关,如果市场价格高了,监管者就让企业多上市。反之市场价格低,又担心IPO对市场会进一步打压。其实完全不用这么想,市场可以自己调节供需。  越去管,越事与愿违。现在政府让这些公司去排队,去审批,会使投资者认为最后能够IPO的公司都是政府精心挑选的。等大家最后输的一塌糊涂的时候,又去抱怨政府,这就成了一个解不开的死结。  东方汇富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阚治东:监管与融资没必然关联  其实,证监会所提出的IPO堰塞湖疏导方案并不是完全关联的,比如企业要举债,也不完全是证监会在管,银行等融资渠道的态度更为重要。现在整个金融市场是大市场的概念,加强监管是一个长期工程,与企业融资没有必然的联系。  目前银行贷款是重中大型企业、轻小企业,解决IPO堰塞湖三板市场是可以的,现在有些排队企业选择寻找PE、银行贷款等渠道也都可以,我们公司所投资的排队企业还是以等待上市为主。  长江国弘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裁李春义:好企业不怕等  根本问题在于要实现在司法上的独立,使得任何体制下的企业做假后就一定会受到惩罚,而不是受到来自政府或其他部门的干预。当所有的造假者都必须承担责任后,这个市场就变得理性了。  我们现在投资的企业也有在排队的。排队的时间长一点儿没关系,因为我们的企业本身没有问题,不是做假做出来的,所以等一等没问题。  东海证券投资银行部业务部董事冯向前:被查出来不如早投诚  如果企业符合香港主板或者创业板上市要求,可以考虑赴港上市;如果企业海外业务不多,又属于高科技企业,也可以考虑在新三板挂牌,毕竟新三板对企业没有盈利要求;如果企业本身资产负债率不高,有比较强的还债能力,也可以考虑先发债过渡一下。  在目前IPO排队的企业中,有些当时是卯足劲冲上市的,现在情况不好,证监会审查力度又再加大,与其被查出来,这些企业还不如自己投诚,另寻出路。  中德证券首席执行官姜培兴:可考虑并购上市公司  证监会疏导方案还是有明显效果的,去年12月证监会临时出台了一个鼓励境内的公司到海外上市的政策,大大简化了审批流程以及申报条件。综合来看,即便香港的融资估值偏低一点,但至少从时间成本来看,转到香港上市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另外去年经济形势不好,很多企业利润收入受到影响,近期证监会又开展财务大检查,大概有200多家公司会主动撤退,效果已经开始显现了,措施是非常及时有效的,对目前的IPO堰塞湖有一个非常好的缓解。  其实,有一部分公司完全可以通过并购上市公司来发展自己的事业,IPO并不是唯一的道路。我们绝大部分客户认为自身行业比较好还是选择在A股上市。  深圳东方港湾投资公司总经理但斌:就怕A股一跌再跌  对于证监会提出的IPO堰塞湖疏导方案,由于三板融资额度太小,对于企业来说不可能有很好的回报;相比赴港上市容易一些,但港股上市维持成本也比A股高的多,这对企业来说增加了成本;最后这些企业很可能选择借债,虽然这仍比A股上市融资成本高,但现在的企业也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当然,从另一角度来看,IPO堰塞湖对A股来说也并不是一件坏事,为何IPO三个月未审?就是怕A股一跌再跌,中国的事情就是这样,危机来了,才会去改,主动改革很难,现在证监会感受到了压力,压力越大,解决的可能性就越大,这是相辅相成的。  汇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何震:总会有人钻漏洞  只要按照游戏规则来做,符合上市条件,没有做假那就可以让企业上市。但问题是,保证披露的信息真实,准确,及时是非常难的。  即使像美国那样相对完善的市场,那么多的中概股也是相继被曝出了业绩造假丑闻,总会有人钻资本市场的漏洞。因此需要制度不断完善,还有就是加大对相关责任机构与个人的惩罚。

alevel补习机构

ib补习课

alevel辅导好

ib一对一辅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