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端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光端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邓超拍戏不为得奖想做一个快乐储存器《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31 18:05:28 阅读: 来源:光端机厂家

邓超吃尽苦头邓超为戏疯魔

电话那头的邓超喉咙有点哑,还有点咳嗽,“前几天病了一场,刚刚好。”但他尽量保持着声音的爽朗。这几天,他在忙《恶棍天使》的后期,电影将要在年底面世。

他主演的《烈日灼心》正在热映,上周末拿下了过亿的票房。这部电影在今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也大出风头,三位男主角邓超、段奕宏、郭涛拿下“金爵奖”三黄蛋。拿奖又大卖,真是一件名利双收的事情。儿女双全,家庭幸福,事业丰收,人气高涨,邓超却说:“幸福得有点让我害怕。”

演员需要遇到一个对的角色

《烈日灼心》里的的邓超不是微博上的他,不是舞台中的他,不是“跑男”里的他,是一个叫做“辛小丰”的邓超,帮他拿下了影帝。

演员需要遇到一个对的角色,就像人需要遇到一个对的人,从此人生闪光。

这一次,邓超遇到了“辛小丰”。为了“辛小丰”,他克服恐高克服恐水,走上过注射死亡的死刑台,也要和吕颂贤上演同性激情……

拍完电影,瞬间脱离“辛小丰”的时候,邓超虚脱得好像蜕了一层皮。“我去创造人物,最初好似焦点没有给实;后来慢慢走向他,就像灵魂找到了身体,说起来有点害怕啊!他会这么看着我,我也看着他,看着他坐在那儿。(小丰)不可能不在邓超的心里住下。”他这么告诉记者。

拍完《烈日灼心》,他才去导演疯狂喜剧《分手大师》。他每天嘻嘻哈哈,胡说八道,尝试各种疯狂的好玩儿的,好像和辛小丰的世界再见了。结果有一天,正好有一个跟着曹导的助理去看他。“我问她,你从哪儿来啊?她说,超哥我刚从剪辑房来。我说怎么样,她就看着我,我就这样看着她。那个瞬间,她好像在看一个曾经的辛小丰,我也不行了,想哭。”

邓超说自己一年半载都没走出角色,但他的另外一面依然是快乐源泉。“现在,我已经习惯和他在一起了。他在一个小房间里过得好好的,我自己偷偷藏好就行了。”

他遇到的角色和固有形象、导演风格完全不一样,反而拿了奖:“得奖很好,观众喜欢也很重要,但演员拍戏不是为了得奖。”

想做一个“快乐储存器”

站在导演的角度,邓超选择了喜剧,而且是最疯狂的哪一种。

在大部分人面前,邓超表现得像“大逗比”:“我从小就是忍不住要说段子,春游时就属我最爱逗大家玩。”去年的导演处女作《分手大师》拿下了6.5亿元的票房,却在影评界的口碑不如人意。“但我走到全国各地,只看到观众疯狂大笑,我想,喜剧还是属于大家的。”邓超说。

他把自己想象成“快乐储存器”,能输出快乐,也能储存起来。“看到别人开心,我就会莫名开心。”邓超巡演话剧时,最喜欢的是戏落幕后的观众交流环节。“听到他们说这场戏太好笑了,我感觉快乐又在身体里流动起来,好像打满鸡血一样。我要把快乐散播出去。”

年底,邓超的第二部导演作品《恶棍天使》将上映,这是他和老搭档俞白眉的第二次电影“合体”。从整体风格上来说,这部片依然是《分手大师》的疯狂喜剧风格。“经常在拍摄现场都能把自己给笑趴了。”邓超吸取了《分手大师》的经验,“当时拍《分手大师》,最初版本将近4个小时,最后剪到2个小时不到,素材太多啦!关于这个问题,拍《美人鱼》的时候,我特意向星爷讨教。”

邓超在和周星驰合作《美人鱼》时才知道,“星爷”竟然看过《分手大师》,而且是在上映第三天专门从香港开车从深圳去看的电影。“他坐的第一排,说自己脖子都看断了。我对《美人鱼》剧本也提出了不同看法,开拍前的一个月,我俩每天如胶似漆在深夜畅聊。”

“扯远了,关于我和星爷找个时间我们好好说故事!”邓超跟记者打了个埋伏。

留出一个身位的美好距离

邓超每天奔忙在快乐中。他是1978年生人,已经半白头发,但他就不染发,任头发越来越白。“自我感觉挺帅的,很早就期待了。我去拍《美人鱼》,周星驰大概觉得一个组里不能有两个白头发,一定要我染成黑的。我都不帅了!”

邓超和孙俪这对娱圈著名夫妇,婚后在事业上都有新的台阶,总是保持着一个身位的美好距离。极少见到他们捆绑炒作,却是于最重要的时候在背后支持。小两口从最初的小心翼翼,到现在常常在社交网站上打情骂俏秀恩爱秀亲情,略略有点小变化,更让人喜闻乐见到他们的幸福。可以说是娱乐圈夫妇的生存范本。

采访那天刚好是开学日,邓超在北京做后期,没法送老大上学,他有点遗憾:“只要有空就一定去送他。”

说起孙俪,他直接喊“娘娘”,恭恭敬敬。在他眼里,只有“娘娘”才能让他过着舒心生活:不管回家多晚,家里总有挤好的牙膏,带着余温的开水,炖好的莲心水和枫斗水;家里的汤水刚好可以喝,既不烫也不会凉……

“我从来不回避真实的生活,我是一个丈夫,一个父亲。我要带孩子,给孩子换尿布,家里没有电卡了我也要去买。我很喜欢我的生活,真人秀里的自己我也喜欢,电影里的角色我也喜欢,他们都在我身上,而且,浑然天成。”

专访/邓超

邓超:太圆满也会害怕

《申》报:做喜剧,参加综艺节目是在调整吗?邓超:综艺、舞台剧、电影……其实是在干一个事情。特别是做完导演后,才会想去做综艺这样的事情。他们花了很大心思和功夫来研究我,我也跟他们谈了很多。如果不是这样的,我也不做。原来我也想,自己是不是跑偏了,是不是该专心于做演员,后来发现完全不冲突,就像我去拍《烈日灼心》,完全不冲突。其实我就是为观众在造一个又一个的梦,演员最终的意义就是给大家造梦——希望通过不同的故事、不同的人物、不同的梦,去跟大家一起交流探讨,感受冷暖善恶,感受不同的命运。

《申》报:作为“跑男”队长,最近队员有所调整,你会觉得队伍不好带吗?邓超:无论谁来,都是我们的家人。宝强、包贝尔现在离开了,但我永远敞开怀抱期待他们再次回来。除了队员之外,我对于嘉宾也是这样的心态。

《申》报:你每天都很开心的样子,心里不痛快、焦虑的时候怎么处理呢?邓超:我会让自己冷静下来,很多不快乐的事情,其实过会儿就过去了。人总有不积极不乐观的阶段,但现在回想,都是好事情。不然呢?你并不知道下一个结果是什么,你就一直和那时候的自己较劲吗?要当成一生的仇恨和解不开的结吗?拒绝和被接受,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

《申》报:这两年每个方面都很圆梦——拿奖、票房大卖、家庭幸福,你满足吗?

邓超:现在想想觉得自己好像太圆满了,偶尔,反而有点害怕。

来源:申江服务导报 记者:王璞

开外眼角需要多少钱

做种植牙大概需要多少钱

动氧瘦臀部有哪些禁忌症

激光祛斑的费用需要多少

相关阅读